当前位置: 首页 > > 相关行业(产业) > 正文

《国元期货&上海钢联线上直播》——全球镍铁分布及供需格局

分享到:
评论

共抗疫情:国元期货&上海钢联线上直播沙龙—镍不锈钢分场第二期

会议的第二部分是由上海钢联镍矿、镍铁分析师周历为大家带来的“全球镍铁分布及供需格局”的演讲。主要是探讨在印尼禁矿以及镍铁、不锈钢新增投产下的镍铁供需情况。

首先周历女士就全球镍铁冶炼厂分布、镍铁的产量以及供应进行了简单的回顾。

供应端来看,全球镍铁冶炼厂主要分布在中国、印尼、新喀里多尼亚以及日本等国家,中国、印尼的镍铁产品主要是以NPI为主,其他国家的镍铁产品为FENI。

全球镍铁产量方面,从分国家来看,其中印尼、中国镍铁产量增速位于世界前列。印尼自2015年以来产量呈现显著上升趋势,2019年镍铁产量上升至40万吨金属量,同比增加33%,全球产量占比也从2015年的13%上升至30%。中国在2018年产量才恢复到2015年前的一个水平,2019年产量出现了显著上升,同比增加28%,而全球产量占比由此前最高的60%下降到40%附近。

从分品位来看,2012-2019年FENI的产量变化相对比较平稳,全球产量占比从最高的50%左右下降至30%左右;而NPI的产量增加显著,2019年达到近100万吨,同比增加31%,全球产量占比由最低的50%左右上涨至70%。

另一方面需求端,从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来看,自2009年以来,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稳步增加,2018年全球不锈钢产量更是突破5000万吨至5073万吨,同比2009年增加104%。而中国不锈钢产量在全球的占比也从逐年增长,至2019年占比全球产量的57%左右,同比增加10%。

然后是对印尼禁矿下印尼镍铁、不锈钢投复产项目及其增量进行解读:

2019年,印尼宣布于2020年1月1日再次执行禁矿,较此前公布的2022年提前了两年,一时间LME镍价大涨,最高至18850美元/吨,NPI价格最高至1280元/镍(到厂含税)。

早在2014年印尼禁矿政策后,中国不锈钢龙头企业嗅觉到了镍铁-不锈钢一体化建设的必要性和未来趋势所向,青山集团率先在印尼投资建厂,后面逐渐吸引了更多的中国企业去印尼投资建厂,目前在印尼大K岛及附近主要分布着青山集团、江苏德龙等镍铁-不锈钢冶炼企业,小K岛及附近主要分布着新兴铸管、力勤矿业、金川集团、振石集团等镍铁冶炼企业。

Mysteel预计,以印尼青山、印尼德龙、印尼金川为代表的一批镍铁企业在2019-2020年投/复产项目将带来20万吨金属量的镍铁增量,2020年印尼高镍铁金属量产量将达到56万吨,同比增加58%。

由于印尼不锈钢产业具备丰富的资源和低成本能源优势,且出口海外价格具有强大的竞争力,禁矿政策下,印尼不锈钢产业快速崛起。截至目前,在印尼苏拉威西岛建成不锈钢粗钢产能550万吨,其中印尼青山300万吨,印尼德龙250万吨,预计2020年实际不锈钢产量将达到218.5万吨。

最后讲述了演讲中最核心的部分,关于对Ni:8-15%镍铁的供需分析:

2020年印尼正式执行禁矿后,菲律宾再次取代印尼成为东南亚第一红土镍矿出口国。由于今年国内情况特殊,所以我们从镍矿供应端倒推国内2020年高镍铁产量,这样就避免了高镍铁生产受诸多不确定因素影响如镍铁价格行情和原料供应等。

1、镍矿供应方面

首先是菲律宾,从往年菲律宾中高镍矿抵港船数对比来看,中高品位镍矿抵港量从4月开始增加,10月开始呈现下调趋势。3月是备货期,不是旺季,以往下旬才会有船过去,4月-6月增长,7-9到高峰,10月收尾,11月很多矿区下班,12月基本没什么船。因此4-9月为国内市场的一个消费高峰期,镍矿抵港量相应处于全年的高位。

对应结合近期的菲律宾疫情、菲律宾矿山出货能力以及往年数据参考,Mysteel预估,2020年菲律宾至中国的中高镍矿出口量为2480万湿吨,对比2019年出口至中国2541万湿吨的水平小幅下降,主要考虑受菲律宾疫情影响出船短则半个月。

其次是新喀里多尼亚,新喀里多尼亚实行配额出口,目前已知的可出口至中国的镍矿额度约达350万湿吨。

然后是危地马拉,从往年数据来看,危地马拉镍矿出口至中国量最高不过52万湿吨,2020年预估量在50万湿吨。

最后是其他国家,同样按照往年最高值推算,2020年出口至中国预估量50万湿吨。

综上,2020年中高镍矿出口至中国量合计约3120万吨,同比下降47%。

而国内镍矿现货库存方面,据Mysteel 3月统计,国内31家高镍铁生产企业镍矿现货库存(厂内+港口)总量约1437万湿吨。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Mysteel统计的是截止3月的一个现矿库存。需用全年镍矿进口量减去2020年1-2月的镍矿进口量推算出2020年3-12月生产的镍铁量,加上2020年1-2月生产的镍铁量才是2020年全年的镍铁产量。

2、镍铁供应方面

近期国内高镍铁市场钢厂询盘价870-880元/镍(到厂含税),实际成交880-895元/镍(到厂含税),RKEF工艺镍铁厂除山东某大型工厂外基本都出现40-80元/镍的亏损。Mysteel测算冶炼镍铁的入炉镍矿含量约1.5%左右,对应现在矿价出厂含税完全成本约910元/镍(出厂含税),折算930元/镍(到厂含税)。目前印尼RKEF的镍铁冶炼成本平均仅在670元/镍(出厂含税)左右,成本优势显现。

由于国内镍铁厂冶炼所用镍矿多为去年禁矿消息落实前后备库多,价格高企,实际冶炼成本远远高于930元/镍(到厂含税),加上现在镍矿库存情况,矿价高位难跌,而镍铁价格持续走跌,工厂对镍矿采购也显谨慎,后续国内镍铁厂或将通过检修等方式进行大面积减产。

从2015-2020年中国高镍铁产量来看,自2015年以来,尤其是在2014年印尼的禁矿政策驱使下,印尼高镍铁产量逐年增加显著,而中国镍铁产量在2016年出现下滑,直至因不锈钢产能增加且在高镍铁利润刺激下2018至2019年镍铁产量增加明显。但印尼再次宣布2020年1月1日正式执行禁矿,预计中国镍铁平均镍含量将有所下移,由2019年的10%下移至9.2%附近。由于国内19年镍铁新建项目的投产,也将造成对镍矿的需求进一步增加,2020年不排除中国有一部分老产能以及成本高企的镍铁企业被淘汰。

综上两点分析,Mysteel预估2020年高镍铁金属量产量约在48万吨左右,同比减少6.5%。

3、镍铁需求端方面

从2018-2020年中国&印尼300系不锈钢产量来看,产量变化并不明显。Mysteel 不锈钢团队预计2020年中国300系不锈钢1316万吨,同比2019年减少5%印尼不锈钢2020年预估量在220万吨附近,同比2019年减少0.6%。中国和印尼300系不锈钢合计1535万吨,同比2019年减少4%。

镍铁主要作为不锈钢的镍原料之一,其中NPI在全球镍铁产量中的占比达到70%以上,主要是用于不锈钢300系生产,NPI主产国为中国和印尼。印尼不锈钢目前全是300系,主要是用高镍铁冶炼,使用占比达到85%。除中国印尼外其他海外不锈钢60%都是300系,但基本都是用FENI加纯镍配方去冶炼的,在此暂不考虑除中国和印尼外300系不锈钢对高镍铁的需求情况。

中国作为不锈钢主产国,产量占比全球57%,自产NPI远不够自身需求,需依附印尼回流的NPI。从高镍铁在中国300系不锈钢中的使用比例图可以直观地看到镍铁占不锈钢生产使用的所有镍原料的50%以上,尤其是近两年镍铁使用比例占到了70%以上,其中NPI占比60%左右,FENI占比10%左右。2020年高镍铁经济性显现,预计中国300系不锈钢对高镍铁的使用比例将达到75%附近。

综上,如果印尼镍铁项目投产达预期,2020年中国和印尼Ni:8-15%镍铁合计供应量104万吨金属量,而中国和印尼300系不锈钢对Ni:8-15%镍铁需求量合计约94万吨金属量,那么2020年Ni:8-15%镍铁将处于过剩局面,过剩约10万吨金属量。

资讯编辑:陈平平 021-26094115
资讯监督:王崇锋 15721473717
资讯投诉:陈杰 021-26093100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镍市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