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有色聚焦 > 正文

Mymetal:关于魏桥集团发展水电铝项目的简要探讨

分享到:
评论

2019年8月22日,云南省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卢文祥曾率考察团赴魏桥集团考察。8月27日至28日,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副总经理、铝电公司总经理杨丛森率队的山东魏桥创业集团考察组,到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考察铝产业发展情况。9月30日,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于曾发布信息透露山东魏桥创业集团200万吨水电铝项目可能落户砚山县。看似相隔甚远的山东、云南两地正因电解铝产业紧密而迅速地联系在一起,魏桥集团的水电铝项目从战略上看也是双方的重要一步。

一、铝业巨头遭遇阻力

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位于鲁北平原南端,紧靠济南空港、青岛海港和胶济铁路、济青高速公路,濒临黄河,是一家拥有11个生产基地,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自2012年连续七年入选世界500强,2018年位列第185位;2018年还分别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43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13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5位,连续五年位列山东企业100强第1位。

魏桥铝电的产能扩建一直在继续,目前魏桥共有7家电解铝分公司分布在山东省内,其中滨州境内是主产区。根据我的有色网,魏桥集团目前电解铝建成产能850万吨,合规产能646万吨,运行产能580万吨,是名副其实的铝业巨头。同时,魏桥集团配套氧化铝产能1650万吨,且满产运行。

然而,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环保要求愈发严格,魏桥铝电的发展阻力显现。由于魏桥创业集团位于鲁北平原南端,紧靠济南空港、青岛海港和胶济铁路、济青高速公路,濒临黄河,离京、津、冀很近。由于其位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区间,而该公司的绝大部分工业产能均在山东省内,必会是重点限产对象。2018年,滨州市工信委公布的“关于公布《滨州市2018-2019年秋冬季错峰生产工业企业清单》的通知”中涉及有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6条生产线。

与此同时,环境违规问题也成为限制魏桥铝电发展的重要因素。2017年8月10日至9月10日,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山东省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环境保护督察。12月26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正式向山东省反馈了督察意见。2018年5月,山东省公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其中,《山东省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反馈意见问题整改措施清单》中就多次提及魏桥集团。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滨州市违规推进电解铝项目建设问题突出”,山东省指出,根据《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专项行动工作方案》要求,国家发改委等4部委核定魏桥集团违规电解铝产能268万吨。

二、云南大力发展水电铝产业

云南省水电资源十分丰富,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约10700×104kW,年发电量约4919×108kW·h,约占全国水电技术可开发总量的18.8%,居全国第三位。近年来,随着金沙江、澜沧江两江干流上一大批电站或机组的投产以及风电光伏等大量清洁能源投产,云南电力系统装机规模迅猛攀升,发电能力大幅提升,云南电力供需形势从以往的丰盈枯缺转变为全面过剩,加之近年来国内外经济增速放缓,电力需求下降,云南水电消纳矛盾突出。

“十三五”以来,云南省交通运输快速发展,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不断完善,“八出省五出境”铁路主骨架、“七出省五出境”高速公路骨架、“两出省三出境”水运通道、“两网络一枢纽”航空网加快建设,基础设施网络初步形成。在云南发展水电铝材一体化产业,向内可紧密联系长三角、珠三角、成渝经济圈等国内市场,对外可直接辐射南亚东南亚市场。2018年,全球人均铝消费为约10kg,东南亚地区人口总数近6.4亿,但人均铝消费只有6kg,南亚地区人口总数17.7亿,人均铝消费仅2kg。南亚东南亚地区要达到目前的全球铝消费平均水平,市场缺口巨大。

在8月27-28日的座谈会上,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州委副书记、州长张秀兰在座谈会上介绍了文山州州情、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以及绿色水电铝材一体化产业发展情况。张秀兰指出,文山是云南省既紧邻沿海发达地区、又与越南接壤的惟一州市。虽然发展起步晚,但文山州有丰富的生物、矿产、特色农业、旅游资源。随着文山州联通内外的铁路、高速公路、航空、水运立体交通网络的不断完善,文山州已成为云南省最具发展潜力、后发优势突出的州市之一。文山州铝土资源较为丰富,目前,全州铝土可开发储量1.1亿吨,远景储量2亿吨以上,全州水电铝材一体化产业聚集发展的各项基础和保障基本具备。

三、文山水电铝项目尚存疑问

在当前的环保形势下,魏桥赴其他地区建厂已是大势所趋,而云南当地规模性发展水电铝产业,从战略上讲也是互利共赢之事。然而,当前仍有许多尚未克服的困难。

首先,魏桥集团在云南、广西当地并没有铝土矿矿山,土地征收权成疑。且按照魏桥多年来使用进口矿生产的规律与技术,有很大几率继续采用进口铝土矿生产,北海港、钦州港、防城港等粤桂地区港口将成为目标港。这样一来虽然魏桥可以直接将原本在山东的生产技术和生产线“搬”至云南,但从成本和体量上看,都较在当地使用国产铝土矿相比有一定程度的劣势。长期来看,随着云南当地云铝、神火、其亚等企业电解铝产能迅速增长,魏桥也将在云南面临不小的竞争压力。

其次,对于传闻的200万吨水电铝项目,目前看来具体实施存疑。魏桥集团目前电解铝合规产能约646万吨,如将200万吨产能转移至云南地区,对于山东当地的铝电体系势必形成一定制约,且两地成本相差较大,当前魏桥铝电吨铝平均成本约12100元/吨,而如在云南建厂,吨铝成本经测算约12600元/吨。200万吨产能却难以带来较高回报,对于魏桥集团来讲未必是最优解。而相比之下,与魏桥集团业务关联度较大的内蒙古创源金属有限公司,目前建成产能50万吨,指标尚不合规,从企业内部角度看,魏桥将部分产能转移至创源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总体而言,魏桥集团在云南建设水电铝项目,进行山东省外铝产业布局,对于企业自身而言是走出山东省、全国布局的重要一步。但从当前情况来看,云南水电铝产业尚未形成规模性发展、未来方向与政策趋势仍不明朗,具体实施仍需结合企业与当地实际情况。

资讯编辑:朴健 021-26093829
资讯监督:李旬 021-26093260
资讯投诉:陈杰 021-26093100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铝市场分析